登录    注册
王永成实名认证

四川美术学院

发短消息

关注:77
粉丝:36
喜欢:0
人气:4135


关注

我是那个世界的王

2017-07-26 21:18:36 阅读(181) 评论(0) 
更多

              我是那个世界的王

                               ----------关于近期作品的自述

 

 

经过一段时期的自我审视和完全安静的思考过程,我慢慢发现,在这地域和身份转换极快的半年中,出现了一些和以往自己全然不同的感觉,然而这些感觉并没有偏离我往日的思考,这些思考被我慢慢记录下来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明了了。

以往假设的命题没有答案,最后都是些支离破碎的片段,然而,现在呈现出来的状况是我变得如此清晰,作品的面貌和处理方式都趋于稳定,我开始进入一个完全吸引我的主题,并能自由注入自我的解读,游刃有余。

我并没有展开的大场景描述,而是带有很强的情绪性和抽象因素,这正是我想要的,过去对具体形象的塑造和描绘使得我非常疲倦,新的感受让自己全然摆脱了具体形象带给我的束缚,一切都那么自然地流淌着。

最近一段时期随着感受自然流淌出来的是我对童年的深深怀恋,挥之不去的童年记忆不是直白的乡愁慨叹,而是对孩童时内心的重新回忆和解读。我对童年的回忆和念念不忘的恐怕永远都是那一片布满了灰白色石头的小山坡,稀疏的山楂林,长长的石头堰,破旧的大水渠,倒塌的寺庙,枯死的老树等等这一切,都充满了孩提时各种天马行空的幻想,山楂林后面的白雾是否是女妖离开了洞府,倒塌的石墙后,远处若隐若现的古塔中是否有得道高僧的舍利宝盒埋在地下,舍利若被我找到,是否会发出耀眼的佛光。突然消失在巨石后面的猫头鹰是去了哪里,长满浮萍的水下面是否暗流涌动着神奇的秘密。

诸如此类的孩提幻想深深吸引着我,那是一个我可以完全陶醉其中的世界,在那里我不属于任何,我是那个世界的王,在那里我可以掌管一切,虽然有许多“未解之谜”,但是整个深埋在心底的世界可以随着我的幻想成为所有。

我可以主宰石头的一切,也可以主宰关于树的一切,关于光,关于所有。

罗斯科去寻求古希腊的宗教般的神圣时,给自己预设了一个不可逃脱的牢笼,无功而返是必然的结果,最终的放弃证明他真正开始关注自我,只有尊重自我才能够自然地抒写和表现,我们必须确切地知道作为艺术家应该遵循什么,强行扭着自己去从事某方面的创作只是自欺欺人的逢场作戏。

最终,每一个人都必须也只能回归到自己最真实的世界,关照属于自我的一切。

                     

                                                      王永成

                                               2017年4月客于沪上


评论(0)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